共有961篇AV小说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文学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全国涌现改革开放的浪潮,于是“外出打工”便成为这个年代的特有的词汇——在大陆中部的一个小乡村,葛家坂便是其中的一个代表——葛家坂世代务农,据说,在明朝的时候,葛氏出了一个大官,因为政治问题葛高祖带着三个儿子来到这块缈无人烟的地方避难,于是在这里繁衍,逐渐形成了一个村庄:葛家坂,分上、中、下三坂,分别是三位先祖各自的领地,由于有祖训,凡葛家子弟不得为官,所以好几百年来,葛家坂竟没出过一个当官的——有少部分人做生意的,赚了钱之后,就在外面定居了,所以整个葛家坂基本是处于贫困状态,思想也相对禁锢,各家各户都还算本份,鲜有肮脏之事,但随着改革的春风吹遍祖国大地,葛家坂盈余劳动力纷纷出外打工,于是那些伤风败俗、不伦之事便如春草般逐渐苏醒,直至失控,特别是那此留下来的妇女由于男人不在家,难免寂寞难耐、野性难羁啊——本故事就从这里开始——葛家坂中部有一个水塘,水塘边有户人家,有两兄弟,同住一个院子里,他们是葛小武和葛大武,两兄弟的父母很早就过世了,但他们两兄弟还挺争气,两人相依为命合力造了这幢房子,并各娶了媳妇,老大大武有两儿一女,老二小武有一儿一女,这个大家庭生活在一起其乐融融,但不久后,这种局面就会被打破——大武早就听村里人说外出打工能赚很多钱,可比种地好多了,而且不像种地那样一遇上什么洪水、旱灾之类的就颗粒无收,白忙活了大半年,外出务工可是旱涝保收的——大武每每听得热血沸腾、跃跃欲试,主要是放不下老婆和孩子,所以一直憋在心里——直到一个晚上他再也憋不住了——那天晚上,外面的夜色一片漆黑,只有几颗星星还在天空眨巴着眼睛,天气燥热,没有一缕凉风,青蛙“咕咕”地吵个不停——孩子们都在隔壁房间睡着了,大武光着屁股压在他老婆身上做着例行功课,大武热得全身冒汗,偌大的汗珠不断地滴落在他老婆身上,木床也随着他们的动作前后摇晃了起来,发出了有节奏的“唭嘎唭嘎”的声响——他身下的老婆李秋云被大武发烫的身体烫得难受,天气又热,她快中署了,更让她恼火的是两人的汗液成了粘液,让她全身粘糊糊的,非常难受,把这么一件愉悦身心的事糟蹋得毫无兴致,她一把将大武推到一边——“妈呀,热死了,这么热,还干这事,你等着,我先去冲一把井水”说着,李秋云光着身子、穿着拖鞋走到门口,打开门,从门缝里钻出她的脑袋,见院内无人,而且夜色漆黑,便径直光着身子,走到井边,拿起吊桶,扔进井里,反复两三次提上放下,就把水桶装满了水,然后,使着力就三下五除二地把满桶水吊了上来,然后举起桶,来了个底朝天,整桶冰凉的井水就这样哗啦啦地从头上淋到脚下,“妈呀,真是清凉”——李秋云并没有冲完就走,而是一桶接着一桶地冲,她一边冲,一边还不禁自言自语“哇,好舒服——”
  但是李秋云不知道的是,有一个人,瞪大着一双明亮的贼眼,正在一个角落里静静地看着她的身体,虽然没有什么光线,但那几颗星星起的作用太大了,再加上那人极好的视力,她的身子已经在那人的眼睛里看得半分半明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大武的弟弟小武,小武也是在自己屋里热得睡不着,便端了凳子拿了把扇子,坐在一个他认为会清凉的一个角落,这个角落有点隐蔽,正好对着那口井,而站在井边的人却很难看到这个角落里坐着的人——小武也没想到,这大晚上的他嫂嫂居然出来冲凉,哇,还别说,嫂嫂那身材真不错,一米七的高个比大武还高那么一块豆腐,当然比小武还要矮半块豆腐,那个叫高挑挺拔,特别是嫂嫂那胸前两个大物,在小武的眼前晃来晃去,小武咽了咽口水,早想过去咬上两口看看是软的还是硬的——“哇,真舒服”李秋云说着,光着身子向自己房间走去,但却没进门,而是探进头去,轻声说“喂,大武,你也过来冲冲,真是太凉爽了”
  “哦,来了”大武也出来了——
  小武心一紧,这下糟了,大哥也出来了,要是发现自己在这偷看嫂嫂洗澡,那难免被大哥揍一顿,大哥个不高但身子又宽又粗壮,力气大,真要打起来,小武绝不是他哥的对手,这样一来,小武对他哥还是有一分怕的,再加上从小大哥就很照顾他,于情于理,小武都得让着他大哥,更不能跟他哥对打,所以小武对他哥是又怕又敬——于是身子缩了起来,以免让他们发现——大武和秋云,你一桶我一桶的冲着——“老婆,你说得对,这样冲冲真是舒服”大武高兴地说“是呀,这大半夜的,又没人,以后咱天天就这样冲吧!”秋云提议道小武惊呼,天天冲?这不是天天都有好戏看了?——但他马上就骂了自己,人家是你嫂子,这样不道德——但一想到他嫂嫂那曼妙的身材和坚挺的胸前之物,他又忍不住想看,特别是嫂嫂那芳草地,更是对他充满着诱惑,如能一睹为快,减寿也值了——这可如何是好?——“这可不好,万一被小武或他老婆看到就不好了”大武说“我都不怕,你怕什么?看就看了呗,又没受什么损失,再说这么黑,能看得清吗?”
  “说得也是哦,那我有机会看一下老二家的,娇小玲珑,一定很有看头”大武坏笑着说小武在心里叫了起来,这什么当哥的,连弟妹的身体都要看,还有没有道德?——可是,现在是自己在偷看嫂嫂洗澡啊——那自己跟大哥岂不是一路货色?果然是一个爹娘生的——但小武在这方面却不想输给他哥,用他的心里话说“我看你老婆行,你看我老婆,肯定不行,我会把好这个关的”——“啪”一桶水狠狠地泼在大武的脸上,差点没把大武呛着,秋云怒道“你敢”——大武忙用手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他嘻皮笑脸地说“不敢,我哪有那个胆,只是说说而已,他老婆哪有我老婆身体好看,就这对大咪咪也叫弟妹拿不出手”说着大武在她的大咪咪上捏了一把——在一旁偷看的小武气得冒烟,怎么能这么说我老婆?虽然她娇小,不是方便抱上床吗?——但话说回来,女人个子大,摸得地方不是也大了吗?——小武心里不是滋味——“死男人”秋云嘴上骂着,身体却扑入了大武的怀中大武的双臂像铁箍一样揽着她的细腰,两人上下互相磨蹭了起来——这可把小武看得热血沸腾——接着秋云把大武推倒在地,她一屁股骑在大武身上,好一阵慢摇快扭——她压抑着的浪叫声一声还是高过一浪——这让小武看得唇干舌燥,血脉喷张——没错,嫂嫂的身子真是好,又健康又有力,不像自己的老婆,体弱多病,一到关键时刻就经不起折腾——小武从自己老婆身上压根就没怎么吃饱过,到头来,自己还是一饥饿汉——小武暗自神伤——不知过了多久,随着大武的一声痛苦的闷叫,秋云趴在了大武的身上,两人喘着粗气——不一会儿,整个世界又安静了下来——“老婆,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大武突然一语打破沉寂“你说”
  “我想出去打工”
  听到这句话秋云立马坐了起来,“不行,你出去了,我和孩子们怎么办?”
  而小武听到这句话却内心高兴了起来,大哥出外打工了,那嫂嫂——我——?——想到这,他又骂起了自己,别胡思乱想了,怎么说她是你嫂嫂,你亲哥的老婆,你可千万不能做这种有伤伦理的事——可他还是打心底希望他哥外出打工——“不是有你吗?”大武说“可是你在家,我想要的时候怎么办?”秋云最担心的就是这事,因为她自己也知道她是个性欲很强的女人,没有男人,你叫她怎么活下去?——“你不要往这里想就行了,习惯了就好,你看村里好几个男人都出去了,也没见他们老婆怎么的,你看,咱种地,一年忙到头,把猪卖了,谷子留下自家吃的,其余的也卖掉,到头来也就一两千块,要是碰上个不好的年景,就只有靠那几口猪了,孩子们要读书要吃要穿要用,这日子过得多紧巴,他们再大一些,这钱根本就不够用,听说出去打工一年就能赚个好几千回来,这不相当于在家种好几年的地吗?”
  “说的也是,你确定到外面能赚到钱吗?”
  “他们都说能赚到的,出去看看,赚不到咱就回来”
  “嗯——那还是不行”
  “为什么?”
  “农忙的时候,我一个女人怎么扛打谷机?”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农忙的时候我就会回来的,农忙完了,我再出去呗”
  “哦,那也好,可是——”秋云还是有顾虑
  “可是什么?”
  “可是我不在你身边,你会不会找女人?”
  “怎么会?我不是那种人”大武嘴上说的信誓旦旦,可是心里却不是这样想的,他老婆秋云已生了三个小孩,那下面早就松松垮垮了,虽然每次他使着牛力,累得半死,可结果都大打折扣,完全没有当初刚娶秋云时那么美好——这倒多亏了老婆提醒了他,出去后,总得尝尝鲜吧!到时候,山高皇帝远的,只要他自己不说,老婆是不会知道的——大武心里一阵窃喜——但大武没想到的是,他不在乎的东西,偏偏有人在惦记着,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躲在角落里偷看他们办事全过程的亲弟弟——小武几天后,大武真的跟村里人出去打工了,听说去了广东,离葛家坂有上千公里的路程——正所谓山高皇帝远,小武心里乐和起来了——大哥不在家,小武这个当弟弟和叔叔的,极力在嫂嫂秋云面前表现着,挑水,挑粪,打猪草——样样抢着干,说到底,大哥不在家,小叔帮大嫂也是名正言顺,但小武这个帮忙可是有想法的,他是以帮忙为理由,一步步地向他嫂子靠近——而李秋云单纯得以为叔叔帮她的忙是看在他哥的份上,所以也没做过多的推迟,两人渐渐熟络起来,而小武得到大嫂的默许后,有事没事往大嫂家跑一趟,小武的老婆马菊花当然也是有意见的,她觉着小武打从他哥走了后,对大嫂家的帮助过于热心——马菊花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于是说了他一次,但也没有明说,她说得很委婉“大嫂身子骨那么硬朗,你就别瞎参和了”——但却被小武给教育了一顿,说的是声情并茂,他说啊,“小的时候,爸妈死得早,大哥又当哥,又当爹的,把我拉扯大,我一受欺负,大哥就会挺身而出,他左边耳朵下的那道疤就是他为我跟人家打架留下的,大恩大德,于情于理,这个恩情咱得报吧”说着小武还流了两滴眼泪,他哽咽接着说“现在大哥出远门了,该我们报恩的时候了,你瞧,嫂子又要干农活,又要伺侯三个孩子,她不容易,你不去帮忙,反倒说我,这种话是你做弟妹的能说的吗?”
  说得菊花哑口无言,打那次之后,菊花再不管他如何帮他大嫂了——而李秋云并没有多想,叔叔帮忙,她也不能太亏待人家,于是有什么好吃的呀,总是往老二家送去一份,菊花是个喜欢贪小便宜的女人,见大嫂这样,那她老公小武也没白帮忙,于是有时候还主动叫小武去大嫂家看看有什么忙要帮的,于是虽然大哥不在,但这家人看起来比以前更亲密了——直到一个晚上,李秋云才明白,小武的帮忙没那么简单——那又是一个漆黑的夜晚,同样天上只有几颗星星,李秋云躺在屋里的木板床上,实在热得难受,全身直冒汗,再加上想男人了,一个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在骂“这个死鬼,出去这么久了,一封信也不寄回来,恐怕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吧”——她焦虑了起来——不过一想到他男人,更麻烦的在后头,她想着想着,不禁往那方面想了,以往夜深人静的时候,大武就会靠过来,摸她、亲她、挑逗她,每次把她挑得火急火撩的时候,大武才慢条斯理地压上来——但总能让她得到很大的满足——想着那一幕幕,秋云更是全身发烫,不禁用手摸起了自己的身体,连背心和裤衩也脱了下来,上下摸了一阵后,最后她的手摸到了下面——但她自己的手没法跟她男人的手相比,大武的手粗大而有力,粗糙而极舒服——她想他了,想他的声音,想他的手,想他的嘴,更想他的爱抚,尤其是他那让她欲仙欲死的东东——可是现在,同样是夜深人静,但老公却不在身边,秋云这会才明白,当初让他出去打工是完全错误的——他要是回来,秋云再也不会让他出去了,可他要是不回来呢?——秋云不敢想下去了——她慢慢地沉浸在自己的抚摸中,她血液在沸腾,欲火在燃烧——可是始终是差了那么一点——当无法满足的时候,冷却也许是个好办法——对,冷却——她想起了那晚,她跟大武在院子里光着身子冲凉,那是多么浪漫、多么清凉的事啊——更让她怀念的是,她和大武就在那井边野战了一回,那一回可太刺激了——秋云越想越憋得难受,得赶紧去冷却一下——秋云轻轻打开道门缝,探出头来朝院子里望去,外面静静地,只有昆虫和青蛙的叫声,光线很暗,嗯,这正是冲凉的大好时机,她高兴了起来,穿起拖鞋,光着身子轻轻地往外走去——但她没有想到的是,有一个人早就坐在那个阴暗的角落里,在等待着她的出现和一睹她的祼-浴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小武,小武屏住了呼吸,眼睛瞪得老大,似乎想把嫂子的每寸肌肤看得一清二楚——秋云开始一桶一桶地举起来往头上浇下来,一边冲,一边自己叫了起来“哇——真凉爽啊”
  井水打湿了她的头发,水流从她头上狂涌而下,描绘着她诱人的身体轮廓——小武不断地咽着口水,直看得他血液翻涌,浴火灼人——小武想冲过去就着她的大胸亲上两口——可是他又迟疑了起来,人家毕竟是你嫂子,而大哥确实对自己有恩,自己怎么可以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呢?——小武踌躇不前——秋云一桶一桶地冲着,水顺着她的脸一直往下流,流经她的双峰,到肚脐,再到两腿之间——清清凉凉的水流并没有让她蠢动的心有一丝的冷却,那水流就如几十双男人的手抚摸着她的躯体,不断给她带来快感——她渐渐产生了幻觉,忘记了自己现在身处院子中,而不是自己的屋子里——冲水已经无法满足她生理上的需要,她又自己摸了起来,从脖颈一直往下,在自己的双峰上狠狠揉捏了一阵,然后一只手又摸到了她两腿之间,磨蹭起来——她不禁口中发出阵阵低吟——可就这些低呤,坏事了,那仿佛是对小武发出了召唤“叔叔过来,我需要你——”,小武再也按捺不住了,什么伦理,什么道德,都见鬼去吧,此刻只有一个正常的男人和一个正常的女人——小武家老二给了小武极大的动力,把他往嫂嫂身上推——小武“嗖”地站了起来,跑了过去,一下子抱住秋云的躯体,对着那坚挺的双峰,就是一阵狂亲狂吻——突然被人抱着亲,这可把秋云给吓坏了,她本能地使劲将他推开,小武瘁不及防,后退了两步,秋云举起水桶当头泼了过去,小武成了落汤鸡——小武本来就做贼心虚,突然遭到嫂子的这桶冷水,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他撒腿就跑,跑进了自己的屋里——秋云认得他的身影,这个人不是小武是谁?——刚刚被小武亲着,顿感一阵舒服,但她大脑没经过思索,本能地做出了反应,将他一把推开并泼了他一桶水,但这并不代表她内心的真实想法,她心里在骂他“胆小鬼,一桶水就吓跑了”——惊出一身冷汗的小武哪里知道只要他再坚持一会,脸皮再厚一些,他那正急待甘露的嫂子就能任其摆布——马菊花听见有人闯进门,一下子被吓醒了,她慌乱中摸起床头的木棒就照着那个黑影一顿打——“别打了,老婆,是我”小武脑壳上被敲了几下,他叫了起来马菊花听见是小武的声音,她马上打开电灯,一看果然是自己的老公小武,她惊道“小武怎么是你?”
  “不是我,还有别人的吗?瞧你把我打的,哎哟——”小武摸着额头叫着痛,他的额头已肿起了两个大包,还有肩头上也挨了几棍——“你大半夜不在屋里睡觉,你跑到外面去干什么了?”菊花质问道“没什么,太热了,出去凉快了一下”小武解释着,心里很清楚,偷看嫂嫂洗澡的事绝不能让她知道,特别是刚刚他强亲嫂子的身子就更不能让菊花知道了——要是被他老婆知道了,以菊花的个性非吵个三天三夜不可——“可你衣服怎么湿了?”眼尖的菊花还是发现他的头发、背心和短裤全湿了——菊花的这个问题把小武问得一楞,小武该做何解释?
  但小武脑子也算是转得快,他赶紧说,“哦——,太热了,我用井水冲了一把”
  “可你也不能把衣服给冲湿了呀!你不能脱了衣服再冲吗?”
  “院子里不是还有嫂嫂吗?被她看到可不好”小武已经在胡扯了,明明是他在有意偷看嫂嫂吧!却说担心嫂嫂看他——但头脑简单的菊花,没有多想,认为他说的有道理——小武一个晚上没睡着,不是被痛的睡不着,而是刚刚那惊心动魄的一幕,让他难以入眠——他终于如愿以偿地咬到了他嫂子的大胸,真的很饱满,就像里面塞满了绵花一样,胀鼓鼓的,看起来硬邦邦,但咬起了却软绵绵,太完美了,这让小武对那东西流连忘返——小武不禁把她的双峰跟菊花的那对比了起来,嫂嫂的那大了去了,菊花的却娇小,似乎没有发育好,而且菊花的还下垂——小武不知道,同样是咪咪,为什么会相差那么大?——想着那一幕,小武还心有余悸——这时,小武突然掴了自己一掌,因为他突然想到,他做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他跑是跑得快,可他跑到了自己的屋里,这不是告诉了他嫂嫂,那猥亵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孩子的二叔葛小武——哎呀,这下完了,嫂子八成是知道是自己做的了,明天不知道如何面对她——小武开始后悔自己的冲动,这直接打乱了自己一步步靠近她的计划,估计嫂子已经对他有了防卫,想要再靠近她就难了——而嫂子李秋云也是整夜未眠,自己被孩子他二叔给抱了,而且给亲了,而且亲的偏偏是她的胸部——想到这,她就一阵脸红,这事要是传了出去,哪有脸见人?幸好他跑得快,没有人知道——可是她莫名其妙地感到很刺激,小武虽跟大武是同根生的亲兄弟,两者的形象却是大相径庭,大武粗壮,小武却高大而单江薄,大武三十有五岁,而小武才二十七、八,正值青春年少、血气方刚,说是大嫂,其实他们年纪差不多,大武皮肤黝黑是地道的庄稼汉,而小武白晰,乍一看就不像是种地的,还有些书生气,这让秋云觉着这小武也有吸引女人的地方——更让秋云心跳上火的是,小武那火热的嘴唇和舌头,让她不免又怀念起来——只可惜他胆小太小——但马上她又在心里骂起了自己,“我这是怎么了,我已经是有老公的人了,大武就是我老公,我怎么可以对他不忠呢?——两人虽然是通过媒人认识的,但结婚这十多年来,两人是同呼吸共患难,相濡以沫,就算没有爱情,但亲情也已老深了——不,我不可以背叛他——”
  秋云马上打消了不该有的念头——
  第二天,小武一见到秋云就躲掉了,那样子就像老鼠见了猫,因为小武心里有愧,不敢面对大嫂,所他只能躲着她——而秋云见到他,也很不好意思,因为一看到他,就想到昨晚他那火热的一幕——于是两人又生分了起来,直到有一天——那天马菊花带着孩子去了娘家,小武一个人在家做饭,饭没做成,结果弄得满屋子在冒烟,李秋云看在眼里,知道小武不会做饭,毕竟是老公的亲弟弟,再加上平时帮她不少,她看不过去,于是叫他过来一起吃——小武由于怕见她,躲在屋里不出来——李秋云没辙,只好盛了饭菜,送到他屋里——小武瞪大个眼睛看着她,自己那晚亲薄了她,没想到大嫂居然不记前嫌,还送饭给他吃,他又惊又难为情,这让他不知道怎么好——“ 嫂子——那晚真——对不起”小武瑟瑟地说,他不敢看她的眼睛提到那晚,秋云的脸也一下子红了起来,自己这是怎么了?被人家亲了咪咪,为什么还要送饭菜给人家吃?
  李秋云搞不明白,这是不是叫着贱?——好像自己真的有点贱——想到这,她也无法再呆在小武家,她慌慌张张地走出小武的屋子——刚出来,她才想起,有必要交待一下小武,要不然,以后大家见面都很尴尬——她又走了回来——小武一见嫂嫂回来了,以为她接受了他,结果他马上就知道他那是异想天开——“二叔啊,那个——那天晚上的事——”
  “嗯——”小武竖起了耳朵,等着她的话
  “那天晚上的事,忘了吧!就当着从来没发生过,你有老婆,我也有老公,而且我的老公是你亲哥,我是你的大嫂,你是我的二叔,这就是咱的命,以后、永远也不要再提这件事了,忘了吧,对谁都好”说着,秋云头也不回地走了“嫂子,嫂子,你——”小武在后面叫唤,欲言又止——李秋云消失在他的视线中——听到李秋云的这番话,就等于是宣判嫂嫂跟他不会有什么结果,意思就是叫他死了这条心——听到这样的话,小武就像被人在心窝捅了一把刀,那个叫钻心的痛,为什么会这么痛?——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小武一边吃着李秋云送来的饭菜,仔细回想着李秋云的话,她的话除了叫他忘了那晚的事之外,似乎还有两层意思,一是嫂嫂并不怪他的鲁莽而是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如果按这层意思推论,是不是自己再对她做类似的事情,她也不会怪他,也会当着没发生过?——想到这,小武不禁又高兴了起来,脸上露出坏笑,他的色胆在悄无声息地长大——没想到,李秋云的绝情话没有让小武断绝念头,反而让他以为嫂嫂这是在默许他的所作所为——这第二层意思嘛,嫂嫂居然说“这就是咱的命”,听得出她跟大哥没什么真感情,充其量也就是过过日子,这又让小武看到了一线希望——想到这,小武又自责起来,自己这是在做什么?她是大哥的老婆,常言道,兄弟妻不可欺,何况,他们是亲兄弟——小武陷入了内心的徘徊、纠结、矛盾中——小武不敢再想下去了,他吃完了饭,抹了抹嘴道,“嗯,嫂嫂做的饭菜,真不错,要是能天天吃到她做的饭菜就好了”——小武不禁又胡思乱想了——他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命令自己不能再瞎想了,否则将破坏两个本来好好的家庭——小武面对着嫂嫂家的饭碗和菜盘,发着楞——“咦,这碗盘总得还给人家吧!要不然人家以为我贪人家便宜不是,对,一定要还,现在就还”
  小武高兴了起来,其实他心里是为找到了一个绝佳的借口去嫂子屋里而感到高兴——如果说在秋云给他送饭之前,他怕见到嫂子,那送饭之后,就不一样了,因为秋云的话对他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但有一点作用是起到了的,那就是她的话已经让他们两个见面不再那么尴尬了——她都能当着什么都没发生,那身为男人的小武还把它当一回事干嘛?他还有必要躲着嫂子吗?当然没有了,相反,他很想见她——虽然有伦理纲常在那,但见一面总可以吧,小武在心里如是说服着自己——“嫂子,我把盘和碗给你送回来了”小武进了嫂子家的大堂,大声叫着,她以为嫂子会叫他拿进来,然后他们可以见一面,然而,小武又错了——“嗯,你就放在那,我一会过来收”李秋云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听到这样的话,小武心凉了半截,人才刚来,就赶人家走——哎,毕竟不是自己的女人,嫂子对他还是挺无情——他摇了摇头,心情非常失落“叔叔,你教我做题目吧”刚上小学一年级的侄女葛芳芳拉着正要出门的小武叔叔的手说小武喜出望外,你不见我是吧,我教你女儿,你总归要出来一趟吧——“好,好,好,叔叔教你”小武满口答应小芳芳的请求,两人坐在方桌上,芳芳拿出了她的书和作业本——小武一边教着芳芳,一边时不时地抬头看看嫂嫂会不会出来——跟小武这么畏畏缩缩截然相反的是葛大根——葛大根何许人也?
  他家住河边,人长得适中,不丑也不帅,总是对人傻呵呵地笑,人家以为他是傻子,其实呢,他一点都不傻,就是人挺忠厚老实的那种——平日里,他都听他弟弟的,自己没有一点主见,这不,弟弟和弟媳知道他的德性,把他当作一个免费劳动力,别看他脑子不怎么好使,干活倒是一把好手,手脚利落,浑身是劲,像一头牛一样——唯一的福利待遇就是供他一日三顿饭,弟媳也看他可怜,偶尔帮他洗洗衣服,当然这得看他弟媳的心情,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大根的衣服得他自个洗——照理说,像他这么一个人,他长得也不算太差,又能干活,娶个老婆倒不是什么难事,可是为什么他就娶不到一个老婆呢?——原因是他有一个缺陷,这个缺陷一点不大,但放在穷人身上就会被无限地扩大,以致于没有一个女人愿意嫁给他——到底是什么缺陷呢?
  答案是——他口吃——,老实说这缺陷,既不影响繁衍后代,也丝毫不影响平时干活,没办法,家里穷啊,大武小武两兄弟住的是新房,而大根和他的弟弟小根住的是还是祖辈传下来的木房,相同的一点,两对兄弟都是父母早亡——小根和大根一样穷,可为什么,小根就能娶个如花似玉的婆娘呢?
  这就是小根与大根不同的地方了,首先小根长的是一表人才,比他哥帅多了,而且脑子还很聪明,他们同一对爹妈生养,可优点都集中在他家老二身上,怪不了别人,要怪只能怪这个世界不公平——据说,当初小根娶老婆的时候,是跟堂兄借了一套笔挺的西装去相亲,他老婆谢兰兰第一眼就看上他了,再加上,这小根嘴上能哄人,两人还没怎么的,就把牛皮吹上天了,开了一大堆的空头支票,说什么祖上传了一件稀世宝物,只要她嫁过来,就造新房,让她吃香的喝辣的,哄得小姑娘家兰兰,那是喜笑颜开,恨不得当场就进他家的门——但兰兰的父母并没有那么傻,他们很现实,你葛小根要娶咱家闺女是吧,嘴上说没用,把那宝物拿出来瞧瞧——那小根自己心知肚明,知道自己完全是在哄人,他当然拿不出来,但他脑子转的快,说是这宝物只能让自家人看,在成为自家人之前,这宝物不能给他们看——小根心里盘算好了,等他们的女儿进了我家的门,上了我的床,成了自家人,宝物拿不出来,也已经生米煮成了熟饭,木头做成了船,宝物有没有,有什么关系呢?——二老拿他没办法,但他们也鬼精得很,岂能被你这葛小根几句空口白话就卖了女儿,好,你们家的宝物,我们可以不看,但财礼钱先拿来,一分不能少——这下小根就傻眼了,他没有想到自己鬼精鬼精的,别人也不傻——但他却做了一件,令女方父母意想不到的事——小根在兰兰的耳朵旁,低咕了两句,他葛小根就拍拍屁股走了——这让兰兰的父母,气得瞪鼻子上脸,这葛小根也太嚣张了,提到财礼就拍拍屁股走了,要是没钱,就别拿咱家闺女寻开心,更让他们生气的是,临走前还在他们女儿耳边低咕了两句,二老很想知道他说了什么,可是这还没出嫁,兰兰的胳膊肘就已经向外拐,她就是不说,死都不说当然兰兰的父母不是吃素的,他们怕葛小根把自己的女儿拐走了,于是把兰兰锁了起来,硬是不让她出门——这一关,兰兰当然是大哭大闹了——但不管女儿怎么闹,这人还得关着,二老还等着她的财礼给他弟弟娶媳妇呢,二老咬了咬牙,狠了狠心,把兰兰整整关了一个星期——二老想啊,关了一个星期,也没见葛小根出现,他们不得不怀疑自己多心了,而且兰兰也开始不吃不喝了,再这样下去,弄不好出人命了,于是把她放了出来——兰兰一被放出来,马上就不哭不闹了,还乖乖巧巧地给全家洗衣做饭,并扬言自己谁也不嫁要呆在家做老姑娘——她的表现让二老吃了颗定心丸——但就在二老放松警惕,以为女儿不会跟葛小根有瓜葛的时候,就在全家人开开心心吃了一顿兰兰做的午饭后,大家都去睡午觉了,这时候兰兰跑了——兰兰跑哪去了呢?
  她要跑到葛小根一个星期前在她耳边跟她说的村后的那两颗百年老树下,为什么兰兰要去那呢?
  葛小根的话语在她耳边萦绕“午后,我在村后的那两颗百年老树下等你,你可一定要来哦”
  可是没等兰兰答应,他葛小根就潇洒地走了,兰兰心里在想“你葛小根就这么自信我会去吗?咱们又不熟”——可就是因为葛小根的超级自信,激起了兰兰特有的少女好奇心,她想知道葛小根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为什么会这么自信?——兰兰跑着跑着,如刚从笼中放飞的小鸟,又如刚关在马厩中的野马,此刻的她自由了,她要朝那两颗百年老树飞奔而去,看看这个给她开了一大堆空头支票,超级自信的男人——但她突然想到一件事,她立马停了下来——她想到什么呢?刚刚还在飞奔为什么突然停了下来呢?——原因很简单,因为她想到了一个事实,葛小根与她说的见面的时间已经是一个星期前的事了,她不由地在心里骂起了自己,“你傻啊,他说的见面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星期的时间了,人家还会傻不拉几地在那里等你一个星期?”——想到这,刚才还愉悦的心情一下就凝结成了冰——她漫无目的走着,走着,走着——当她抬头一看的时候,自己居然不知不觉地来到那两颗百年老树下——树仍然在那,它们还是那么枝翻叶茂,根盘着根,枝缠着枝,相依相偎了百年,它们还是那么“相亲相爱”——这里有一个传说,相传在一百多年前,有一对恋人,由于家族的反对,两人在此地双双自刎,两家人看到他们两人死都死了,还紧紧地抱在一起,分都分不开,于是两家人都非常后悔害死了他们这对深爱之人,再也不忍拆散他们,于是两家人一合计,就把他们葬在这里,但奇怪的是,也就过了一两年,突然有一天,两人合葬的坟墓不见了,在原地的两头却不知何时长起了两颗小树,所有人都认为是他们两人的深情感动了上天,于是化成两颗树再续前缘——于是这两颗树成了附近一大片地区的神树,这个故事也世代相传,无人敢砍伐,时至今日,两颗树都已长了苍天之树,树杆很粗大,一颗要五个成年男子伸开双臂才能合围,另一颗也需要四个成年男子才能合围,乡亲们更传得神乎其神,说那颗粗是那男的,那颗细的是那女的,所以到今日,这两颗树不但成了十里八乡相传的神树,而且是姻缘树,每年都有不少的年轻的男男女女来此顶礼膜拜,祈求姻缘或祈求保佑两口子白头到老——而葛小根选择这个地方,当然也是有这种意思的,她谢兰兰不傻,当然知道他的用意——只可惜树仍在,葛小根却没来,谢兰兰暗然神伤——她坐在一条粗大的树根上,那西装笔挺的帅小伙葛小根便浮现在自己的脑海中,挥之不去——难道自己就这样把心交给了这个才见过一两面的小伙子吗?——谢兰兰不承认自己这么快就喜欢上一个人,但她又管不住自己那颗思春的心,她的心已经不在她自己身上了——她不禁问那两颗神树,“我还能见到那葛小武吗?”
  谢兰兰正怅然若失、暗自悲伤之际,突然有一双手从背后蒙在了她的眼睛——“你猜猜我是谁?”是一个小伙的声音兰兰听到这声音,仿佛听到了一个她等了很久的声音,一定是他——她嘴角露出了微笑,没想到她刚问神树这个问题,这个人就出现了,难道她与这个人真的有缘?难道这是神树显灵了?——“你是葛小武”
  “哎呀,没劲,一下子就被你猜到了”葛小武放下了他的手谢兰兰惊喜地转过身来,果然是他,但她看到他那双深遂的眼眸的时候,她又红起了脸,转过身去“没想到你还在这里”
  “是啊,这全靠神树的指引了,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神树叫我今天来,说你今天一定会来,所以我就来了,所以我们的缘份是神树赐予的”小根开始天方夜谭,他这张嘴真的不是光吃饭的,哄得她芳心大悦,兰兰当然对这种话是半信半疑,但就算是胡扯,是假的,那对她来说,也是百听不厌——“讨厌”谢兰兰低着头扭捏着,甜蜜的微笑着,手不自然地垂在身侧,不知放哪里好,心儿却如兔子般在跳个不停——小根突然抓住了她的一只小手,只觉温软如无骨,“啊——”,兰兰惊叫了一声,自己的心就像一只兔子一样被人家抓了个正着,她少女的心本能地有些怕了,身子不禁抖了起来,想挣开他那有力的手,但她一点力气都没有——他转到了她面前——兰兰羞红着脸,慢慢抬起了她的双眼,顿时两双眼睛水火交融地融合在了一起——小根突然严肃起来“我刚刚说的做梦是哄你的”
  “啊——”兰兰没想到小根会说这样的话,她知道他很可能是在哄她,但你也不能说出来不是?这让兰兰火热的心凉了一截——兰兰有些生气,但马上她就会被感动的热泪盈眶——兰兰转过身去,不再理他——小根又转到她面前,她又背过他,几个回合之后,小根抓住了她的香肩,不让她动,他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你听我说,没有任何神灵指引我今天在这守侯你,而是我自己每天都来,怕等不到你,我天天从早上就来了,一直等到天黑才走,这不我带了干粮,所以一个多星期以来,我风雨无阻地在这天天等候着你”
  “啊——”谢兰兰内心震憾了,这世间居然有男子这么守候她“你真是太傻,要是我不来呢?”
  “你如果不来我就一直等在这里”
  “我如果一辈子也不来呢?”
  “那我就在这等一辈子”
  谢兰兰的眼泪禁不住夺眶而出,小根这人别看外表堂堂,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傻的一个人,但是她——喜欢,因为这样的傻就是痴,就是爱,没有什么比这种东西珍贵,即使小根家里没有什么所谓的祖传宝物,即使跟着他喝凉水,她也心甘情愿,无怨无悔了——谢兰兰非常庆幸她今天逃了出来,要不然自己的情郎在这不知道还要受多少苦,她已经开始为他心疼了,但更让谢兰兰感动的还在后头——“你闭上眼睛”小根叫她闭上眼睛谢兰兰以为他要亲他,所以迟迟没有闭上,但看着小根清纯如水而充满深情的眼睛,她照做了,因为她把心已经交给了他,为什么不可以让他亲呢——谢兰兰红起了脸,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并稍稍抬起了她的下巴,使得高大的小根可以轻易地亲到她的樱桃小嘴她等待着,但许久仍不见小根亲过来,她皱起了眉头,并开始有种被耍的感觉,心想“难不成他小根真是耍自己,而自己却不知羞耻把嘴送上门来”——想到这,兰兰又羞又恼了,她忽地睁开了双眼——眼前所看到的,让她恼羞成怒——因为小根已经消失在她眼前——兰兰气得直跺脚,她叫了起来“葛小根,你太份了”——“谁过份了”声音从她身后传来,兰兰急忙转过身,这一转坏事了,她的嘴正好贴上了另一张火热的嘴上——那是谁的嘴?——兰兰本能地后退了一步,“是你——,你——”兰兰没料到葛小根会来这一招,她是又喜又怒,脸红得像西红柿——“你刚刚去哪了?”
  “送给你”葛小武突然从身后,拿出了一枝鲜花这让兰兰又是惊喜,又是感动,她差点落泪,没想到这葛小根还挺有心思的,“你刚刚是去采花了?”
  “是的”
  “你坏死了,人家还以为你走了呢?”
  “你不跟我走,我一个人怎么走?”
  “什么?”谢兰兰听得出小根是要带她走,她又惊又喜,但她还是要确认一下“我要带你走,你做我老婆吧!”说着小根把花递到她面前“不行”
  “啊——”自信的葛小根没有料到谢兰兰会拒绝他,“为什么?”
  “哪能,这么便宜你——不过,你的花我先收下”说着,兰兰突然抢下他手里的花跑了小根笑了起来,还说不行,连我的定情物都收了,还嘴硬?——“等等我”小根在后面叫道,追了上来兰兰故意放慢了速度,让他追上,并牵上了她的小手,因为她根本不知小根家在哪?自己往哪跑?再说了,要我跟他走,也得他带我去才行,我自个去算怎么回事?——小根轻轻松松地追上了她,但却没抓她的手,这让兰兰有些失落——“我们快走吧,要不然等我爸妈知道了,我就走不了了”兰兰待嫁之心蠢蠢欲动“嗯,好,那我们跑吧”小武说着,独自往前跑——但却不见兰兰跟来——他回头一望,原来兰兰还在原地,她一手拿着他送的花,另一只手摆弄着想要抓什么东西——聪明的小根,马上就明白过来了,兰兰是要他牵——他笑着跑了回来,一把抓起她的手就跑——两个人开心地大笑着,他们的天真的笑声回荡在田野上——跑着跑着,已经远离了村庄,两人于是牵着手朝前走——气氛开始暧昧了起来,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小根时不时地亲她一口,弄得兰兰娇羞不已,但心里却像喝了蜜糖一样甜美——小根突然把她拉到一块干田里——“你这是去哪?”兰兰问道
  “你看”小根指着田里的一堆晒干的稻草柴垛
  “柴垛,干嘛?”
  “你来了就知道”小根拉着她跑过去,他把一把把的稻草围成了一圈,然后把中间辅上了稻草——小根躺在了上面,叫着兰兰“楞着干嘛?来呀”
  兰兰明白了他的意思,没想到小根是这么轻浮之人,兰兰大失所望——她转过身跑了一段,又停了下来,因为她迷茫了,她该何去何从?——正当她迷茫之际,小根追了上来,从背后抱住了她,不管她怎么挣脱他的怀抱,她都挣不开——她惊呆了不知道怎么办?——小根是她心仪之人,如果拒绝他恐怕让他难堪,如果不拒绝他,自己就这样把身子献开了他了吗?稻田、柴跺,太委屈了吧——她有些害怕,她全身在发抖,这是她打小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小根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以自己的身家想娶眼前这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做老婆只能是痴人说梦,说是有祖传宝物,也只有他自己知道,那纯属无稽之谈——所以要得到谢兰兰,他必须出绝招,得到她的身子,趁早将生米煮成熟饭,这样她的父母再反对也无济于事了——就在谢兰兰犹豫之际,小根亲着她的脖颈,摸起了她的胸——谢兰兰渐入佳境,她从没有过这么美妙的感觉——她放弃了反抗,也放弃了挣扎,半推半就地被小根拉到他围好的柴垛里——此时以稻草为床,以稻草为墙,以蓝天为屋顶——一对年轻的身躯就这样纠缠在一起——谢兰兰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泪流满面——她内心委屈啊,守了这么多年的清白之身居然在一块田里的一堆稻草上给了他葛小根,自己这身子也太低廉了,想想她谢兰兰觉得不值而后悔莫及——葛小根知道她内心的委屈,他用手擦着她的眼泪“别哭了,我会对你好的”
  “我什么都给了你,你可得负起这个责任”
  “没问题,我愿意用这辈子负这个责任”小根的嘴真是历害,动不动就拿一辈子来说,可女孩子就愿意听这“一辈子”——听小根这么一说,对兰兰是极大的安慰,心都给了,身子也给了,她还能怎么样?——“你说话可得算数,要不然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你放心,如果我对你不好,不用你去做鬼,我去做——”
  兰兰赶紧用手捂住他的嘴,“好了,咱不说不吉利的话,既然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带我回家吧”
  “嗯,”小根把兰兰拉了起来——
  于是小根和兰兰的幸福生活开始了——但没想到的是,两年后,随着儿子的出生,他们的幸福生活就到头了——两小口经常吵得不可开交,家贫百事哀,兰兰的营养跟不上,没有奶水,儿子经常饿得嗷嗷叫,这让兰兰很恼火——她突然想起两年前小根对她说的那个祖传宝物的事,于是她问小根要——小根只有实话实说,他家根本就没什么祖传宝物,这时候兰兰才感觉上当受骗了,但是已经太晚了——于是两个人天天为了吃、穿、用、孩子而吵架,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这吵得多了,感情也就淡了,他们当初爱得死去活来,结果还是经不起一日三餐的考验——兰兰有几次差点跑回娘家,但总是念及孩子,最后又留了下来——这不,小根听说大武要出去打工了,于是想跟大武一起去——小根的老婆可不像大武的老婆还舍不得老公出去,小根的老婆兰兰被艰辛的生活熬得快疯了,她巴不得小根出去挣点钱,因为家里实在太缺钱了,所以小根一说这个想法,兰兰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于是家里剩下了兰兰和儿子,还有孩子他大伯葛大根,一个光棍汉,另一个则是年轻少妇,两人共处一个院子,这就为以后埋下了祸根。
本页地址: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壹鍵關閉漂浮廣告 |Av天堂資源發布站提供 | 获取本站永久域名-下载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