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有961篇AV小说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文学

芳华是表嫂的名字,本是中部乡下人,十几年前随着家里人一起迁移到我们这个北部的城市。乾燥的气候并没有淹没她天生的丽质,芳华的皮肤洁白细腻,长发飘逸如云,身高在一米六五以上(估计),一双眼睛充满着柔媚。更难得的是,只上过高中的她竟然有白领般的气质,难怪家境富裕的表哥会不顾父母的反对,在相识了半年後就坚持和她结了婚。
  在儿子表明坚决的态度後,他们不得不做出让步,勉强同意了婚事。只是鉴於已经不太愉快的婆媳关系,就出了二十多万块钱,给表哥另买了一处商品房,婚後就分出去住了。他们婚礼我是参加了的,当时我正上高中,放学後去饭店的时候,酒宴已经开始。西装革履的表哥春风得意,揽着表嫂一桌一桌的敬酒。芳华身披婚纱,映衬的肌肤胜雪,眼睛里带着掩不住的喜悦和一丝羞涩,紧紧的依偎在丈夫身边。老天作证,我当时没有一点邪念,只是觉得自己的嫂子好漂亮好漂亮。
  巧的是,他们的新房就在我的学校旁边,於是表哥经常邀我去吃饭,後来又乾脆配了把钥匙絮夹蜮,安排了一间小屋,让我随时都可以去休息。有了这个便利,我乾脆很少回家,就住在他们那里,把教室和卧室联成了一条更短的直线。表哥的新房是一套宽敞的三居室,正中是客厅,北面是我的小房间和厨房,在厨房外面伸出了一个不大的凉台;南面有两间,分别被布置成书房和他们的卧室,阳台在他们的卧室外面,已经用铝合金封的漂亮而严实。整个家洁净舒适,充满着新婚的温馨。
  当时,芳华在我的心中象女神一样可望而不可及,我从不敢奢望什麽,只是真的羡慕表哥的幸福,暗暗在心中祈祷自己以後的女友也能像嫂子一样美丽温柔。偶尔冲动的时候我也会偷偷幻想着她美丽的身体,想像着表哥和她所做的事情,——虽然在达到高潮後常常产生负罪感,但还是无法控制住自己,学校的青春女孩够多也够漂亮,但芳华和她们相比有自己独特的让我深深迷恋的魅力。在哥嫂都不在家的时候,我曾经无数次的躺倒在他们新婚的床上,努力想从绵软的被褥中嗅出美丽嫂子的身体气息,想像着上面发生的激烈故事。也真的想听一听,甚至看一看他们的做爱的情景,可由於我每天晚上放学时间比较晚,下晚自习回去时他们经常已经睡着。
  晚自习上了不到半个小时,我就发觉不对劲了,肚子疼得要命,刚刚吃下的那顿口味还不错的晚饭在肚子里翻江倒海,搞的实在没办法上课了。在去了几次厕所後乾脆请了假,拿了几本书就回去了。到了家里翻开药箱,找到几片毗派酸吃下,我感觉浑身发软,没有力气。於是脱了衣服,几乎全身赤裸着躺在床上渐渐的睡着了。
  想着还没有完成的数学作业,我准备一会再看会儿书。就在要回去的时候,我发觉屋里的灯亮了,是表哥他们回来了!我不由得慌了,面对漂亮的嫂子,我是无论如何也不可以光着身子的!情急之中,只有先蹲下来,盘算着尽量不让他们看到自己,再趁他们回房间後,悄悄回屋穿衣服。芳华在叫我的名字,声音温柔动听,在平时我是非常乐意答应的,可现在我不敢发出任何声音,生怕被发现,做贼似的狼狈尴尬。从厨房的门玻璃上,我看到嫂子把表哥扶到了沙发上,看样子表哥喝得不少。只听嫂子对他说:“先歇会儿吧,小飞可能在,门没锁好。”我的心剧跳起来,要是被嫂子看到了我这个样子,以後还怎麽在这个家呆下去!表哥嘟囔了一句: “怎麽可能?小飞不都是十点多才回来吗?你去他房间看看。”过了一会,嫂子说:“他没在屋,可能走的太急忘了把门锁好了。” 表哥拉住她的手,一下子把芳华扯到怀里亲了一口,“我说他也不会在,正好我们来一次把,嘿嘿,有几天没做了,想不想?” 芳华嗔笑了一下,“谁想呀?看你一嘴酒气!”手却开始抱住丈夫的身体,动情的抚摸着。我看得越来越激动,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麽事情,只是很紧张,担心被他们发现。
  一定是触到了她最敏感的地方!芳华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不自禁的抬起头来,开始一阵阵颤抖,烧红的脸蛋依埋在表哥胸口,大口喘着气,瀑布似的长发散到身後,修长的手臂紧紧搂着表哥的肋部,我看不到嫂子的表情,只听得她偶尔发出的令人销魂的呻吟。表哥的手由芳华的丰满的屁股下滑,把内裤慢慢褪下,於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了雪白的少妇的臀部,这属於我无数次幻想过的芳华的身体,现在竟如此真实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我的呼吸不由得紧促起来。在芳华的喘息声中,那只手再次探入她的屁股缝,手指抠挖着什麽,只是在听到嫂子不满的哼声後,才转移位置,将她浑圆丰腴的屁股象面团一样按出令我神往的柔软。
  表哥一边*一边揉捏身下的成熟女人,芳华她那对雪白的乳房被捏成各种形状,依着冲刺的频率晃动。他们逐渐进入了忘我境界,动作越来越激烈,呻吟声愈来愈疯狂,能清晰的的听到芳华在喊:“快点!……再快!……” 表哥也兴奋到极点,突然挺起身,用力把芳华抱到自己身上,手托着她的屁股,快速的挺着,芳华把头靠在表哥的肩膀,双手双腿紧紧抱着身边的丈夫,甩动着已经纷乱的长发,发出一阵急似一阵的哭声似的呻吟。
  芳华失望的把手拿回来,刚才的激情仍未消退,她把腿伸直,用手抚摸自己的阴部,眼神渐渐再次迷离,呻吟声又急促起来,似乎又找回刚才的感觉。我在门外看的目瞪口呆,浑身热血沸腾,这是我心目中曾如女神般圣洁美丽的嫂子吗?如此激情淫荡充满欲望的芳华和白天那个一袭套装的窈窕淑女竟然是同一个人吗?
  这是我一生中从未见过的场景,冲进去的欲望越来越强烈,简直就快要就要脱离我的控制了!值得庆幸的是,上天阻止了我的莽撞行为,因为芳华已经在一阵剧烈的振颤和忘情的叫声中将身体挺到极限,然後猛然停了下来,慢慢放松斜靠在沙发上,美丽的乳房颤动着,大口喘着气。表哥忽然被芳华高潮的叫声弄醒了,迷糊的睁开眼睛,看了看表:“小飞要回来了,回屋睡去。”然後就摇摇晃晃的进了屋。
  芳华没有动,那双曾经如弯月一般笑起来的美丽的眼睛已经没有神采,失神的望着前方。激情过後竟是如此的疲惫!直到屋里传来了表哥不耐烦的催促声,芳华才不情愿的起身,随手抓起身边的衣服,扭动着屁股回了屋。听到房门上锁的声音,我的心才放了下来。突然发现自己的双腿已经酸麻的失去了知觉,我几乎无法站立,只好咬着牙先坐下,老半天才缓过劲来。
  在自己的房间,我知道自己安全多了,但是还不敢开灯。今天不想再学习,我要好好休息一个晚上。我舒服的躺在床上,回忆着刚才芳华的淫荡,闻着内裤里少妇的温暖芳香,禁不住一阵阵激动,我把内裤阴道的位置套在龟头上不住搓动,想着这就是芳华柔软的阴道,不久就无法控制的射了出来。摸到精液沾满了内裤後,我慌了,不知道怎麽办才好。想来想去,还是偷偷的跑到客厅,把脏了的内裤扔到了原来的位置,希望嫂子认为是他们自己弄脏的,听天由命吧。
  一上午的课都没有听进多少,脑子里净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事,一会儿是芳华动情的疯狂配合我抽插,一会儿又是表哥在痛駡我不是东西,要赶我走,一上午过去,头都疼了。下学之後,我本不想回去,但考虑了一下,早晚总是要面对他们,不如装作什麽都不知道的样子看看情况再说到了家,哥嫂都在,还象往常一样的平静。表哥很奇怪的问我早晨为什麽走的那麽早,我装作很自然的回答说有些作业没完成要去学校问同学。
  紧张的生活,压抑的我很快就忘掉了那天的不安。只是那天的经历启发了我想像的空间,我会不时的的回想着芳华那天的风骚打打手枪,并把那白嫩成熟的女人身体变换成各个我有好感的女孩,自得其乐。哪知道有一次竟然被嫂子给发现了!那天是星期六,还是要加课的,和他们一起吃过饭後我回到自己屋里。百般无聊中又想起了嫂子美丽的身体,忍不住冲动起来。刚刚进行到关键时刻,门突然被推开了,嫂子端了一杯水进来。
  事情比我想的要好得多,在一次电话中,表哥热情的问我什麽时候再去他们家,我知道了芳华并没有向他述说我的丑事。当再次推开表哥家门的时候,我充满感激的看着嫂子,她也看我一眼,决口未提那天的事,似乎已忘了乾乾净净,依然冲我微笑着。从那以後,我不敢再有非分之想,老老实实的学习,即使是表哥不在的时候也不敢象从前一样给嫂子讲故事了。
  高考过後,表哥在公司被提拔为副总,要被派到东北负责业务拓展。饯行的时候我去了表哥家,那是我大学前最後一次见到嫂子,依然美丽,只是渐渐多了些少妇的丰韵。大一过年的时候没有见到芳华,我装作很自然样子的问舅妈原因,原来是和表哥一起回苏州探亲了。我很失望,半年未见,愈发想念芳华的美丽,毕竟她絮夹蜮的印象太深了。 第二个学期放假时,我在北京呆了一个多月。那时还没有女朋友,整天和哥们从早玩到晚,简直乐不思蜀,虽然偶尔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芳华,但开始觉得没有以前亲切了。
  在和她一起逛街的时候,我意外的看到了芳华,嫂子也看到了我,没有问我什麽,只是笑着要我到家玩,说自己已经辞了工作,成天在家,表哥调动到了天津,要再过一两周才能回来过年。望着芳华美丽的身体和弯弯的眼睛,我不知道她的话里是不是暗示着什麽,只是突然明白:自己对她的肉体依然是这样的渴望,而这种渴望即使是对汪莹也从没有过的。第二天下午,我就忍不住想见芳华了。向家里说要去找同学。然後进超市买了瓶长城*红,我知道芳华能喝这种酒,又买了些熟食一起带上。
  吃饭是愉快的,和美丽的少妇单独吃饭更是愉快的。我们谈得很开心,没有提到当年的尴尬。芳华夸那天碰到的汪莹漂亮,还笑着问我是不是女朋友。说不清出於什麽样的心理,我没有直接承认,赶紧把话题转移到表哥的工作上。 一大瓶*红渐渐到底,我们的话也越来越随便。
  我已不再像高中时那样仅仅讲些小儿科的笑话了,只是用些比较一般的过渡了一下,就开始厚起脸皮讲述露骨的所谓幽默。她还是向从前一样不介意,被逗的吃吃的笑着,浑身都颤了起来。我的欲望开始升腾,和芳华做爱的想法越来越强烈,简直要把我焚毁。脑子里想起了和汪莹的第一次。
  心中盘算着可不可以像对汪莹一样对芳华用些暴力。 芳华发觉了我的异常,却还在笑着,从容的似乎在欣赏一个紧张的猎物。我不再说话,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凝望着她美丽的眼睛。她的脸就像那天中午撞见我打手枪般变得绯红,却没有躲避我的眼神,一样的望着我。
  我自作多情的从中读出了纵容和挑逗,横下心拉住了她的手臂。那一刻空气似乎凝固了,静的可以听到我们两个人的心跳。我感受着她小手的细腻皮肤,轻轻摩擦着。她没有反抗,也没有迎合,依然不慌不忙的微笑着望着我。这种态度让我有些恼怒,於是加大力道,彻底把她拉到自己怀里抚摸着。她哼了一下,又笑了,拍拍我结实的胸膛,似乎很满意我的强壮,眼睛瞟了一下我原来住的房间。我知道,那个小屋里还缮菬卤i我曾用过单人床。
  我微微的分开两人间的距离,解开她胸前的衣扣,将她的睡裙从头拉下。我埋在她的颈项间,吻她的乳房,双手仍是在她丰腴的屁股上揉搓。她开始娇吟起来,紧紧靠着我,浑身绵软的似乎要摊在地上,小声的对我说要到床上去。 我站起身来,让她躺下,借机脱掉了自己的衣服。
  芳华的阴道并不比汪莹的更松,正是我想像中的样子。我感受着肉棒被成熟女人的阴道挟住後产生的快感,继续动着,抽出的粗长的阳具闪着晶莹的光亮。芳华水汪汪的眼睛迷蒙着,这个羞赧中带着淫荡的少妇令我再也不能把持,我开始加大力气。她被*得仰起下颔,不住呻吟,双手在自己的胸上捏着,把胸罩拨到了一边。我竖起她裹着纯白棉袜的修长玉腿,用肩膀抵住,奋力抽插的同时,又伸出手掌去安抚她柔软的乳房。
  坚持狂插了五六分钟後,芳华已经迷乱的不象个样子了,口中很大声的不知道在哼些什麽,而我竟然觉出了高潮的前奏,这绝不是我的风格!怎麽能这麽快就缴械呢!於是抱住她的大腿压向乳房,换成了更深入的姿势,恢复了先前的缓慢抽送。她渐渐缓过气,哼声随我的动作慢了下来,用手爱怜的抚摸着我的肩头,呢喃着说:“真好……我刚才高潮了……好久没这样舒服过了……你呢?”我笑了笑,伏身去吻她的乳头。休息一下後,激动的感觉渐渐远去,我让她翻过身趴在床上,屁股高高翘起,流着汁液的阴道与肉棒的角度配合得很好。我扶住她白皙圆挺的屁股,把屁股蛋儿掰向两边,露出粉肉翻飞的洞口,然後很轻易的就从後面进入。
  现在芳华也趴在我的面前,娇嫩的阴户从白嫩的屁股中显现,洁净红润的肛门精巧雅致,一切还象几年前第一次看到时一样美丽,而她动情的呻吟也是一样的甜腻,只不过抽插的人换成了我这个当时的偷窥者,这次我没有醉,有体力也有经验,能够给她彻底的快乐。小腹撞击屁股的声音,芳华忘情的呻吟,我的粗重喘息,在加上小床咯吱咯吱的摇晃,组成了淫糜的性交进行曲,充斥了整个房间,也为我们的激情提供了无穷的动力。
  我的眼睛直盯着她越绷越紧的背部曲线,那里竟然已经凝聚了一颗颗细小的的汗珠。情不自禁之下,我伸出手抚摸那光滑的脊背,又绕过她的身躯,揉捏丰满鲜嫩的乳房,滑过腹部後用中指和食指璿磨着她的阴核。来自几个不同部位的刺激同时作用於神经中枢,她的身体反射般拱起,我的双手和肉棒不失时机的越动越快,腰部猛烈地挺进,碰撞之後发出一记记清脆的响声,她的臀部也开始主动的前後摇晃,配合肉棒达到阴道的最深处……
本页地址: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壹鍵關閉漂浮廣告 |Av天堂資源發布站提供 | 获取本站永久域名-下载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網站分級制度』
  •